首页 > 公司简介 > > 正文

无人货架“骤冷”,头部玩家果小美能否逃过“生死线”?

日期:2018-08-20 14:21:54编辑作者:申博太阳城官网
2017年下半年,无人货架作为抢占办公室新消费场景的创业项目高调入场,快速的融资速度,疯狂的扩张速度让这个赛道火得发热。然而,在经历了不到一年的野蛮生长和疯狂扩张后,无人货架项目迅速转冷。目前各玩家发展状况到底如何?
 
创业邦聚焦该领域,走访了入场玩家并对其进行了系列分析和报道,这是我们报道的第2篇。
 
作为无人货架的头部玩家,「果小美」曾经风头无两。
 
创业团队堪称豪华,创始人是前阿里聚划算负责人阎利珉,总裁殷志华,顾问干嘉伟,后两位都曾是美团王兴的左膀右臂。
 
融资创造最快记录,不到半年时间,先后完成5亿人民币规模的多轮融资。
 
但此后也是不到半年,果小美陷入倒闭传闻。
 
与果小美同样经历“过山车”的,还有几乎整个无人货架的玩家。今年春节后,无人货架形势急转直下。多家创业公司被爆大幅裁员,货架无人运营。资本也更为冷静,寒冬降临。
 
邦哥第一时间联系到了果小美的董事和投资人,对方只是表示,果小美在做业务的转型,目前账面现金还比较充足。据最新消息,继猩便利获新一轮融资后,果小美也于日前获得了C+轮融资,但果小美并未公开承认。不可否认的是,企业还未真正跨过生死线。
 
从盛况到寒冬,再到如今似有的回暖迹象,无人货架何以至此,又将向何处去?果小美的成长轨迹,是风口下众多创业公司野蛮生长的缩影,也引导创业者去探索新零售的本质。
 
资本的狂热,和果小美的狂奔
 
去年的无人货架赛道,有以果小美、猩便利、七只考拉等为代表的创业玩家,有以每日优鲜便利购、饿了么NOW等为代表的基于原有业务延伸的独角兽玩家,还有像丰e足食、携豹便利的巨头玩家,俨然是继O2O、共享单车后的又一风口。
 
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今年3月份,无人货架行业涌入了超40名玩家,瓜分了20多家VC/PE至少25亿元的融资。
 
资本为何追逐?
 
首先是赛道的天花板足够高。当线上流量越来越贵,线下则成为了增量市场,并能通过场景化的线下入口将需求导入线上,渠道产生放大效应。
 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我国城镇企业数量达千万级,就业人数超3亿。基于办公室零售场景,真正有想象力的恰是无人货架的流量价值。人是需求的集合,当无人货架成为用户触手可及的渠道时,便可以延伸出多种业态,甚至不仅限于零售商品。
 
其次是无人货架似乎能低成本扩张以“占山为王”。业内衡量无人货架企业的市场份额,主要是基于点位,这很容易量化。得点位者得流量,得流量者得市场想象力。
 
也因此,在资本的加持下,果小美与其他竞争对手展开了点位争夺战。据果小美官方4月底公布数据,其货架终端数量近10万,服务企业超8万家,业务进入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成都、杭州等59座城市。
 
果小美一位运营人员表示,随着铺设点位的增多,提成会呈阶梯增长,扩张最迅猛的时候,平均月收入超2万。曾一段时间,果小美的点位数量月增长持续超过300%。去年年底,果小美总裁殷志华称,2018年将铺设100万货架。
 
当潮水涌来,会不自觉被裹挟,甚至顺着潮水加速。与果小美同样激进的还有其他玩家,也让无人货架似乎陷入了“虚假”的繁荣,并迎来了市场的严峻拷问。
 
寒冬降临,紧急“刹车”
 
“传言称果小美正在大裁员,要解散,确有其事?”
 
“不存在倒闭,只是战略性的收缩,有裁员计划,质量不高的网点也需要取消掉。”
 
“下一步怎么走?”
 
“正在做业务转型,但从赛道上来说,我们仍然看好。”
 
这是今年4月末果小美陷入倒闭传闻后,邦哥与其C轮投资方德商资本的连线。相关人士表示,之前是布点,需要大量资金,现在从扩张速度来讲,不会那么快了。
 
曾经同样被看好的七只考拉,今年5月被爆90%的网点都已撤柜,更多无人货架公司也相继被爆资金断裂,数据造假,甚至人去楼空。原本表示4月会完成新一轮融资的果小美,也一度陷入沉默。
 
行业冷下来的原因?还是因为模式违背了商业本质。
 
从效率上来看,无人货架形态,非线上化,导致其后期运营成本非常高。一方面体现在选品,缺乏数据做支撑;另一方面体现在货损率,无法准确得到交易信息,也就无法及时作出预警与补货。
 
从成本上来看,行业进入门槛低,难以防守。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司江华曾表示,当线下点位铺设到30万个左右的体量,赛道将关闭。但实际上无人货架甚至智能货柜,是属于“依附型”的业态,难以切入办公室场景的价值链中,导致其黏性并不强。
 
当众多赛道玩家争相进入,点位费也水涨船高,更有甚者付出上千元来“挤”出对手。与此同时,因缺乏监管而产生恶性竞争,市场人员相互给“拆台”的事情屡有发生,铺设看数量不看质量,多因素使得点位铺设和后期维护成本都比测算的高出很多。
 
此外,点位铺设只是第一步,无人货架还面临普遍的供应链缺陷,采购、仓储、物流、配送,整个链条复杂。无人货架由于点位分散,以及单次上架货品数量有限,导致配送成本高。据记者走访多处无人货架,办公室人员表示后期补货时效明显不足,甚至电话都打不通。
 
仅依靠物理距离的优势,成本居高不下,零售的又是低毛利的商品,无人货架就只是烧钱的生意。
 
“转型”生死战
 
果小美对转型细节缄口不言,只是说模式基本跑通。通过多方渠道了解,果小美是从线下转到线上,基于现有流量走熟人拼团电商模式,想做办公室零售版的拼多多。
 
拼多多改变的是决策方式,将传统的“人找物”,变为了“物找人”。果小美能否在办公室场景下打造出爆款,考验其团队的运营能力。“合箱拼团、团长代收”的新模式,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供应链的配送成本。
 
在运营上,果小美计划从“自营的重模式”转变为“与第三方联合运营以及区域合伙人制的轻模式”,未来终端不排除货架、智能货柜、迷你店等多种终端形态,发力云端电商;
 
在业务范围上,从精选的预包装零食升级到生鲜水果商品品类,从办公室场景扩大到社区、学校等特定区域以及开放式环境。
 
猩便利也在转型,转为生产和推广智能货柜“猩+”。蚂蚁金服作为重要投资方,为其提供生物识别技术、信用消费体系等技术支持。智能货柜,成了主流的转型方式,主要因为它能够通过技术来采集数据,并进行线上分析,反过来进一步优化线下,且降低货损率。
 
一些无人货架公司开始上架自有商品,简化供应链进行产地直采或合作加工,希望形成差异化的同时通过非标品来获得较高的利润,或搭配摆放熟食机。
 
在转型的岔路口,无人货架的玩家向不同的方向走去。其间质疑声不断,比如智能货柜成本高昂,难以快速批量化复制;办公室零售赛道,是否又会像共享单车棋局一样,难分胜负,最终成为嵌入巨头生态中的风景。
 
零售之战,归根结底是成本和效率之战,谁能在人、货、场上最大程度实现“降本增效”,谁将率先走出“无人货架”的生死线。而这一轮洗牌,拼的绝不只是扩张速度。

相关文章

http://www.51huojia.com.cn/gsjj/201808/2029.html

无人货架的阵痛期,入局者还能反哺物流为哪般?

2017年9月,果小美收购智能零售货柜番茄便利;10月,猩便利宣布收购51零食;12月阿里联合美的集团推出小卖柜,正式进军无人货架领域;而京 ..

发布日期:2018-08-20 详细>>

便利蜂砸钱收编领蛙,无人货架行业要开始洗牌?

新零售企业便利蜂和华东地区无人货架运营商领蛙共同宣布,便利蜂已完成对领蛙的战略投资并控股,领蛙将并入便利蜂的无人货架业务,成为便利 ..

发布日期:2018-08-20 详细>>

故宫:"俏格格"知识产权问题已基本解决 将重回货架

前不久故宫淘宝推出了俏格格娃娃,因有网友质疑其身体部分与国外某品牌娃娃相似,故宫淘宝即刻宣布停售。日前,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接受 ..

发布日期:2018-08-20 详细>>

http://www.51huojia.com.cn/gsjj/201808/2024.html

猩便利的激进与隐忧:无人货架进入洗牌期

新零售风头正劲,但资本催热的无人货架已悄然迎来洗牌。明天财讯获悉,无人货架的明星玩家、今年快速融资近5亿元的猩便利,由于过于激进的 ..

发布日期:2018-08-20 详细>>

http://www.51huojia.com.cn/gsjj/201808/2026.html

小e微店CEO荣光:少年无人货架之烦恼

在2018亿邦智能商业大会上,小e微店创始人兼CEO荣光发表了题为《少年无人货架之烦恼》的演讲。他指出,我们思考能不能设计一种商业模式,让 ..

发布日期:2018-08-20 详细>>